上周五,《中國青年報》“特別報道”以整版篇幅刊發該報記者的三篇二胎文章:《寧陝縣副縣長一行被指公費出國旅游,陝西省安康市紀委立案調查,至今無結果》、《一個醫生實名舉報副縣長公款出國旅游的遭遇,開發商提供10萬元封口費公關媒體》、《頭戴鋼盔出門的舉報人》。
  三篇報道說的是一件事:今年3月,在北京舉行的“2013青少年機器景觀設計人世界杯中國選拔賽”上,寧陝中學高二學生陳秋江、賴煊在中國賽區奪冠,獲得赴荷蘭參賽資格。這成為人口僅7.4萬的經濟窮縣寧陝縣一件大事。寧陝縣人民醫院主治大夫柯尊年實名舉報,這次出國的人中,不僅有參賽學生及代表隊教練廖澤松,還有帶隊領導主管城鄉建設、水利、扶貧的副縣長葉慶春,寧陝縣教育局局長石功賦、寧陝中學黨委書記王健三位公派人員。據柯大夫舉報,除此之外,還有跟比賽毫無關聯的人,比如葉慶春的妻子劉小蘭,王健的妻子杜向紅。更令人奇怪的是,還有寧陝縣的包工頭李智疆和徐地宏等人全程陪同。
  柯大夫有點實名舉報“成癮”。自從2003年實名舉報縣委書記後,陸續舉報了十多件事,如2003年寧陝洪災是天災更是人禍、中國農業銀行寧陝縣支行客服部經理拒交停車費並毆打收費員、寧陝水利局局長髮曖昧短信等。這些舉報不僅進入媒體視野,有的還上了央視《新聞調查》欄目。這次舉報,他到西安找了某媒體。但某媒體8月19日聯繫他,告知:稿子已經做好,發到縣裡去了。自此之後,開發商羅爾平先後給他10萬元和1萬元,這些錢作為公關媒體的費用,讓柯大夫去擺平媒體,“全權交給你了,花20萬、30萬,去擺平”。羅是柯大夫第一任妻子的妹夫,在縣裡做舊城改造工程。羅對柯說:“假如老葉完了,我這個(1個億)的項目也就完了。”柯大夫收錢之前先向縣檢察長報告,收錢後立即上交檢察院。柯大夫害怕別人給他錢陷害他,“我最怕的就是錢”。這裡有一個悖論,不拿到開發商讓他擺平媒體給的錢,沒有實據,空口無憑。拿了錢,不管他是否給了媒體,也不管是否擺平媒體,都有建築設計可能把他抓起來定他一個涉嫌敲詐罪。
  實名舉報人這碗飯不好吃,生存環境十分惡劣。媒體報道找房子也同樣如此。不僅僅是有人或企業給媒體記者錢財,提供稿件讓媒體發佈抹黑對方,而且也有提供錢財讓媒體閉嘴的,既有“開口費”,又有“封口費”。拿“開口費”刊登文章,涉嫌敲詐罪,或是損害商業信譽罪,拿了“封口費”也同樣涉嫌有罪。
  無論是實名舉報人還是媒體人,面對曝光對象直接給的錢財,多少還是膽戰心驚。但是值得註意的是,現在有一大批躲在幕後的新聞掮客,以公關、中介或第三者等身份出現,讓實名舉報人或媒體人很容易落入陷阱。一旦發生問題,中間系統家具人似乎可以銷聲匿跡,逍遙法外。《新快報》陳永洲事件發生後,人們至今沒有看到是誰給了陳永洲錢財和稿件。即使給陳永洲提供錢財和稿件的新聞掮客不涉嫌任何犯罪,也應當屬於不正當競爭中的不光彩行為,沒有刻意保護這些新聞掮客的必要。有時候,這些掮客的胃口是很大的。我們從劉志軍案、張曙光案中,都可以看到各類政治掮客的血盆大口。什麼樣的掮客不能逍遙法外,需要法律給一個明確的說法。J012  (原標題:掮客不能總是逍遙法外)
創作者介紹

空間規劃設計

lc41lcwxm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