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:00
  陳夢婷(團隊市場運營,嘉興學院英語專業應屆畢業生,諸暨人)
  項目重要,口才同樣重要
  陳夢婷打開手機上的“餓了麽”,為一屋子的人點了皇品叉燒和回鍋肉套餐。今天,她的Sunbird軟件上記錄的工作日程里,為團隊點餐排在第6條。
  上班第一件事,是用百度移動統計、友盟數據統計查閱昨天的用戶數據。然後和林如詩一起做高校推廣。上海工程技術大學、東南大學、下沙高校聯盟是她要負責對接的學校。
  其實這才是她在團隊正式上班的第二天。雖然本科剛畢業,陳夢婷已經在手機軟件創業團隊里擔任過市場營銷。今年6月,浙商創業大賽大學生專場比賽前的一場預熱展示上,夢婷為一款社交產品做的一番演講,驚艷四座,她的項目高票得了第一。
  那天,羅清璟也在現場,“他們得第一其實不是因為那個項目好,而是夢婷的口才棒。”於是她就被這個年輕的CEO看中了。兩人一拍即合。
  13:00
  李林芝(團隊市場運營,浙江大學電氣專業,研一,重慶人)
  父母不懂他的事業,但支持他
  李林芝騎著那輛黃色山地自行車,開了高速檔位,以20多碼的速度從玉泉校區“飈”到團校的大本營,花了10分鐘。他這坐騎的速度在杭州城裡,常常可以甩擁堵的私家車幾條街。
  今天上午,導師的實驗室需要幹活。看文獻的時候,他腦子裡閃出一個靈感,那是一個廣告創意,名字叫“指紋”。
  回到團隊辦公室,李林芝就開始把那個創意在PS里畫起來。左邊一個手機主頁上,許多髒兮兮的指紋弄花了屏幕,右邊一個對比的主頁上,只有一個指紋,按在他們的“一鍵校園網網”的Logo上。
  他在圖片下麵敲上了廣告詞:“由繁入簡,一鍵實現。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花屏了吔。”面對90後學生,在文案上賣萌是必須的。
  調整到合適的字體樣式,李林芝滿意了。
  “不上校園網的人也許看不懂這個廣告,不過學生都會有這樣的體會:每次連接校園網要點很多圖標,還要下滑菜單,於是屏幕就花了。”
  這個從重慶大足走出來的貧困生,從本科開始就拿助學金和獎學金。家裡有生病的父親和依然在奔波打工的母親。所以,他的創業激情非常高。雖然父母搞不懂他做的互聯網事業是什麼,不過他還是每周會給家人遠程彙報。家裡人的態度是:一切隨他自己。
  15:00
  全體團隊成員
  如何吸引用戶,他們每天開一次會
  羅清璟在牆上的白板上寫了很多關鍵詞,外人想要看懂那些跳躍的詞語是徒勞的。這是“OneFi”全體成員開會商討研究生新生入學時“OneFi”的宣傳方案。
  這樣的會議幾乎每天都有。10多天前,他們結束大一新生推廣活動,收到一組慘烈的數據,就開了一次長會。花了上千塊做的推廣方案,一整天在新生入學現場和食堂門口的貼身宣傳,居然只換來幾十個新用戶。
  羅清璟跟運營團隊的幾個人痛定思痛,總結失敗經驗。
  幾天以後,他們發現之前的統計是個烏龍,事實上用戶數量增加還挺可觀。“不過要不是這個烏龍,我們就不會總結那麼多經驗。”李林芝說,“例如,我們在食堂浪費了太多時間;發傳單不能在同學們進入食堂的時候,而要選擇他們出來的時候,因為那時候他們更有心情看,而且,附近沒有垃圾桶可以扔。”
  16:30
  羅清璟與羅志東
  CEO與新伙伴的對談
  開完會,羅清璟又接待了一個想要加入團隊的新伙伴羅志東。這個從師範學院輟學的90後把FaceBook的創始人扎克伯格視為偶像,大學沒畢業已經跟了兩個創業團隊工作過,與人打交道的談吐架勢已經相當老道。
  羅志東在“拉勾網”上尋找優秀的互聯網創業團隊,然後他就看到了羅清璟,馬上打電話毛遂自薦。
  “因為這個項目戳到學生的痛點!”他用市場運營的習慣用語眉飛色舞地說,同時還分析了合拍校園、超級課程表等一大批熱門校園應用的市場前景,團隊氛圍,盈利模式……算是順帶給我這個門外漢科普了一下。
  新的小伙伴會加入嗎?羅清璟說:還要細談。
  19:00
  李林芝
  理工男的文藝範
  這個時候的李林芝,已經回到浙江大學玉泉校區的宿舍,宿舍書架上那一排書也體現了年輕創業者的野心。威廉·曼徹斯特的《光榮與夢想》是去年同學送的生日禮物,《拆掉思維的牆》、《喬布斯傳》、《鄧小平時代》……居然還有餘秋雨的《文化苦旅》。
  他的宿舍有著理工科男生宿舍的典型外貌——
  一進門就被兩輛山地自行車堵住了去路,另一輛是室友的。桌子上沒有空餘的地方,地上也沒有,不小心可能會踩進臉盆,很多雙不同的運動鞋排在書桌下麵。他腳上穿的那雙,是暑假去西藏的行頭,他從那裡帶回來一個轉經輪,成為擁擠的書架上的新擺設。
  理工科男生一旦文藝起來,一般都會秒殺文科男生。面對一份讓團隊里每個人描述自己生活中的互聯網應用的同題問答,李林芝同學交出的答案就像一個微小說:
  “Ios8剛剛上線,我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更新,但提示手機容量不夠,讓我刪除一些項目,這讓我非常的痛苦,那些日夜陪伴我的應用都留下了我珍貴的記憶,如今卻要強行分別。解鎖屏幕,那可愛的圖標們仿佛在跟我招手,我一一看去,每一個都充滿了故事與回憶,可最終我的目光停留在了‘友秘’上。我想起了那一次次夜深人靜的時候說出的匿名心裡話,心裡一陣發涼,首先刪除了它。”
  20:00
  鄧志豪
  租來的房子,家居全網購
  回到南都花園的二居室,鄧志豪開始在女朋友的指導下打掃房間。這個新家是兩周前剛搬進來的,在設計師朋友的幫助下,他和女朋友花了幾千塊把小窩裝修得很小清新,所有配飾都是淘寶買的,不過還是刷爆了信用卡。然後,他在朋友圈裡得意地曬出照片:論如何簡易裝修租的房子。朋友圈的封面照也是他們兩人在西湖邊親密合影的閃光彈。
  牆上只貼了一層紙,兩個人用拍立得拍下的照片,裝飾牆面。這個月租2700元的二居室,對兩個才剛開始創業的年輕人來說壓力不小。女朋友港大剛畢業,即將入職阿裡。選擇自己創業的鄧志豪,雖然團隊已經獲得第一筆風投,不過大家的薪水還都在欠條階段,所有的錢都拿來做項目和宣傳了。
  “假如創業失敗的話,可就囧了……哈哈。”鄧志豪自嘲。
  鄧志豪的業餘愛好是唱歌,他品味十分高端,喜歡聽歌劇和音樂劇,本科的時候辦過合唱團,自己還能唱一嗓《劇院魅影》。在他那一堆外行人完全看不懂的技術博客里,插播了一則關於龔琳娜用7種風格演唱《愛情買賣》的長篇評論,深度分析女神的學院派音樂性。
  其實他們團隊幾乎每個人都會一種樂器,基本可以組成一個樂隊。羅清璟自稱高音嘹亮,擅長阿信的《死了都要愛》;朱思丞的外號是“左手抱吉他右手敲鍵盤”;而如詩更是成長在人人都學鋼琴的時代……
  22:00
  陳夢婷
  睡前,刷刷微信
  陳夢婷用“行者軟件”查看今天步行消耗了多少卡路里,92年的妹子還是比較註意自己的外在形象。
  回到金成花園的出租房的時候,合租的室友已經熄燈了。她自己也正在適應一個“新杭州人”的生活,出租房裡臨時弄了一個上下鋪,一切還很艱苦。睡覺前,夢婷又刷了一下“當我男友在創業”的公眾微信。這個微信裡面推送的文章都是女性創業小伙伴的各種故事,很多都能激起她的共鳴,引發觸動。“她們會讓我覺得在這條路上的同性朋友挺多,更願意堅持走下去。”
  (原標題:左手抱吉它右手敲鍵盤)
創作者介紹

空間規劃設計

lc41lcwxm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